www.512.net

www.512.net
联系我们

2002

我的沙漠之旅

时间:2006-05-22来源:youthclub作者:youthclub
5月1日:
    我们在两盏绿色的旗帜召唤下,登上了西下的列车,载着希望驶向遥远的沙漠。
    大家很快就熟识了,作为同龄人我们感到了身上的重任。我们知道我们将进行一次不平凡的旅行。北京的青山绿水很快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荒山,我们在前进,可是心却多了一分沉重。
    就这样,北京、河北、山西、内蒙古、宁夏;肥沃的土地,荒山,戈壁,沙漠。我们第一次了解了我们的祖国还有这么多迥异于北京的土地。
    经过24小时的火车时光,我们终于重新踏上了土地,不同的是这里是沙漠的边缘了。我们离家真的很远了。

5月2日
    毕竟我们是考察队,所以大家马不停蹄的开始了我们的战斗。第一站是中卫固沙林场的枸杞园。
    踏上了枸杞园的土地我们无比好奇,大家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倍受人青睐的植物,虽然这里条件艰苦,但是它们依旧顽强的生存着,保卫着这里的土地,保卫它们的家园。50年前,这里也是沙漠,但是聪明的人们用黄河水漫灌了土地,于是这里有了生命。黄河,不仅养育了我们5000年的华夏文化,也赐予了我们生命的土地。那么这里的生命又是如何而来的呢?这还要感谢黄河水中的泥沙,正是这些微小的沙尘使土地获得了新生,它们孕育了生命的摇篮——土地结皮。有了土地结皮,植物长起来了,动物也安家落户了。166中的一个男生扣住了一个顽皮的小家伙——花背蟾蜍,转眼间它成了大明星,无数相机对准了它,它不知是吓傻了,还是早以见过了大世面,一动不动的摆着很酷的pose。
    这里的枸杞是很好的品种——“宁杞一号”,又称“宁夏红宝”。种植枸杞一举两得:经济效益颇高,而且对土地起到了保护作用。枸杞作为沙生植物,植株≤1.5米高,7—10月结果,一般采用苗栽,单株产20—30斤,其中两斤枸杞出一斤枸杞成品,创造的价值大概是440元—660元。但是唯一的遗憾就是太费劳动力,我们参观是看见许多女工在除刺,她们采摘的时候是要把成熟的果实一粒一粒的摘下来的,劳动量是相当大的,成熟的果实呈淡红色或红褐色。作为宁夏一宝,它有强筋活血,延年益寿,抗癌保肝,生精益气的作用。枸杞树的寿命约是20年左右,但是10余年以后产量将降低,这里的枸杞树刚4岁而已。
作了充分的休息和营养补充。我们下午参观了“五带一体”的铁路防护体系和沙生植物园。
    在火车上,我就听专家介绍了著名的“五带一体”,这是我国从1958年8月1日,包兰铁路开通以来,进行的保护铁路的一项工程。那么这“五带”是什么呢?最前沿的是“前沿阻沙带”,紧随其后的是“草障植物带”,随后是用黄河水灌溉的“灌溉造林带”,离铁路最近的是“固沙防火带”,而“封沙育草带”则零星的分布在沙漠中。沙坡头治沙采取“以固沙为主,固阻结合”的治沙措施,从58—59年因为积沙而停运11起,到今天的安全运输204天实在凝聚了几代治沙人的心血。我们可以想象到,当年漫漫黄沙,茫茫大漠。是我们的前辈用生命换来了今天的一片绿洲,他们把一切留给了这片土地,那么今天的我们也要为这片土地献出我们自己的力量。沙坡头治沙的成果是显著的:1987年获得铁道部科技进步奖;1988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;1994年获得“全球环境保护500佳”的称号。这些荣誉是前辈们生命的见证。
    沙生植物园只有很小的展厅,那是因为可以适应沙漠的植物寥寥无几,但是我们依旧认真的观察着,在这里我们看见了在“草障植物带”看见的植物:花棒、柠条、油蒿、沙拐枣。柠条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“柠条锦鸡儿”,我们去时正绽放着黄色的小花,十分可爱。我却更加欣赏它的顽强,沙漠毕竟是残酷的土地,它拒绝生命。之后我详细的介绍一下沙漠的常住居民—花棒、柠条。
    花棒:土著灌木,高3—4米,丛幅3—4米,寿命20年以上,叶的海绵组织厚75μ/,栅栏组织厚218.8μ,比值0.344,气孔133个/平方毫米,长26μ,宽20.5μ,蒸腾强度705.4毫克/克·小时,束缚水49.1%,自由水25.6%,比值1.9,忍受脱水能力36.49%,水势13.6巴,根系纵深扩展,26令时可深入沙层深4米甚至更深。
    柠条:土著灌木,高2—3米,丛幅7—10米,寿命30年,叶的海绵组织厚23.8μ/,栅栏组织厚109.2μ,比值0.218,气孔339个/平方毫米,长19.5μ,宽9.5μ,蒸腾强度435.1毫克/克·小时,束缚水56.2%,自由水6.1%,比值9.2,忍受脱水能力66.9%,水势19.9巴,根系纵深扩展,垂直根可深入沙层3.5米甚至更深。
    走出展厅,我们分批登上了辽望塔,远处的沙漠原来离我们这么近。刚才的800米防护林带,不过只是一道脆弱的生命线,我们离沙漠好近,是兴奋,是恐惧,更多的是忧虑。我们知道绿色来之不易。沙漠很美,但是它终究是沙漠,沙漠的美在于它的永恒,万年不老。我们不能抗拒自然的力量,但是我们要生存,人类的伟大就在于此。
    结束了一天的考察,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驻地。

5月3日:
    今天是重头戏,我们到了闻名世界的沙坡头沙漠科学研究站。我们怀着好奇,激动,兴奋来到了这里。老规矩,从展览厅开始。首先从研究站开始介绍吧,它位于腾格里沙漠的东南前沿,海拔1200—1300米,东经104 57 06 ,北纬37 27 40 。建筑面积3200平方米,设有土壤理化、生理生态、沙地水分及水分平衡等实验室,植物标本室,植物引种种子室,水分均衡场,气象站,尘埃观测塔,温室,图书室,一、二级泵站,实验地约140公顷。那么现在必须介绍一下腾格里沙漠的概况了,腾格里沙漠是中国第四大沙漠,面积4.3万平方千米,流沙占71%,大小湖盆422个,水草丰富,多为天然牧场。那么对于这样一个沙漠,中国的科学家们又是怎样保护我们这一片小小的绿洲的呢?最著名的是在阻沙方面有很好效果的麦草方格。麦草方格沙障的作用在于增大沙面粗糙度和对气流的阻力,从而削弱近地面风速,减少沙面风蚀量,沉积尘埃。
    附麦草方格沙障指标:
      露出地面高度:15—20厘米
      维持年限:4—5年
      障间风蚀深度:1:10
      每公顷扎设沙障:450—525元
      粗糙度:1.517—1.886厘米(比流沙大200倍以上)
      每公顷用麦草量:4500—6000公斤
      0.5米高度风速被削弱20—40%
    我已经详细介绍了“封沙育草带”和“草障植物带”,那么作为最前沿的“前沿阻沙带”又有什么效果呢?“前沿阻沙带”采用高立式栅栏阻沙,主要材料有径柳笆,木条,竹条,树枝,玉米杆。栅栏最佳孔隙为0.3—0.4米,阻沙量5.5立方米/米·年,如果在防护带迎风面外缘设置多行高立式栅栏终久会形成巨大沙堤,起到阻沙的作用。现在“固沙防火带”又名“砾石防火带”已经随着电气化铁路的建成渐渐失去了当年的作用。而整个工程中最昂贵的“灌溉造林带”也面临了要下岗的危险(主要植物是刺槐)。因为这里紧邻黄河,所以黄河水通过四级泵站到达水渠,通过明渠到达“灌溉造林带”,当然这样的损失量很大,必须要改进,毕竟水在这里是很珍贵的。大量的财力花在了这里,因为提水实在是件费力活。
    我们随后去参观“风洞实验室”,之间有长长一段路,沿途都是植物,不仅有沙生植物,还有许多有趣的植物,首推胡杨。我们惊奇与它的叶子,下边是柳树叶,上边是杨树叶,真是神奇。于是传下了“活了1千年不死,死了1千年不倒,倒了1千年不朽”的佳话。还有沙冬青,沙漠里唯一的阔叶植物。吴枝子、沙木蓼、径柳、矶松、麻黄在路边依次亮相。我们还惊喜的发现了桑葚,可惜不是季节,我们无福消受沙漠桑葚了。这里还有葡萄园,看来沙漠的治理前景很是可观。
    风洞实验室终于到了,这里正在进行实验,所以我们只有等待了。大家忙的不亦乐乎,有人抓“拟步甲”(一种甲壳虫),有人抓拍沙蜥蜴,有人去看植物,有人看进行的实验。终于老教授做完了实验,接待了我们。这是一位献身这里的老人,但是他的身体、精神都很好,他为我们详细的介绍了这里。这种技术最早是运用在航天航空上的,经过改造运用到了沙漠治理,模拟自然界风沙现象。沙子的运动本身是如何开始,旋转,碰撞,抬升,悬浮的。这些深奥的东西好象离我们第一次这么近,这真是与科学治沙第一次亲密接触呀。
    吃过午饭,我们进入了真正的腾格里沙漠。在边缘学习了一天,我们终于有资格来这里了。大家冲向了沙漠,那茫茫的大漠好象已经等了我们很久了。好多人拖掉了鞋,与沙漠融为一体,可是我没有,我怕什么呢?是那留下串串细小足迹的沙漠主人“拟步甲”吧。大家跑着,跳着,还有滚着。有人孩子气的滚下了沙丘,好象回到了快乐的童年,老师们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,成为了一个个淘气的大孩子。我们当然没有忘记今天的主要任务,测量沙丘高度,我们发现这不仅是体力活,还有技术活。要用解直角三角形(sin)!
我们快活的来到这里,为寂静的沙漠带来了生气,带来的笑声。看来青春的我们和这里终究有个约定,沙漠不会消失,但是它可以改变,我们要让它成为绿洲的。有人恨这土黄色,有人爱这土黄色,我呢?我爱沙漠,但是我更爱绿洲。它们的美在于自然的创造,更在于我们的努力。

5月4日
    我们到达了“沙坡鸣钟”,这里就是著名的“鸣沙山”,因为环境的变化,这里没有了“鸣沙”的现象,但是滑沙依旧很有趣。我们自己拉着滑板到了山顶,从山上滑了下去,真的是有趣,其实速度不快,但是心里的感觉还是美美的,毕竟我们已经紧张考察了2天了。
    随后我们还做了快艇,黄河上的快艇,感觉就是不一样。旅游总是心情轻松,但是还是会累的,所以结束了这段行程,我在去银川的路上美美的睡了一觉。晚上老师带我们自由活动,我们一起去吃小吃,其实就是烤羊肉串和宁夏特有的面片儿,虽说北京不是没有这些东西,但是头一次和这么多同学一起吃,感觉真是兴奋,可能我们这代人已经习惯了孤独,忽然的集体生活还要盲目高兴一阵呢!晚上是狂欢,大家快乐的度过了最后的一个晚上。我们好象闹了通宵吧。

5月5日
    今天要求6点吃饭,所以我们5点多就起来了,其实说实话我们也没睡几个小时,大概我只睡了2个小时而已。今天是最后一站沙湖,我们半清醒半迷糊的做在车上,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到了。大家迫不及待的跳下了车,看来真的走了很久的时间,沙湖公园的大门出现在眼前了。我们依次走了进去,真的是沙漠里的绿洲,与沿途的风景大相径庭,看来水就是生命。又是做快艇,因为沙漠与湖组成的这里,没有船是寸步难行的。但是可能是人为的东西太多了,我们终究没有了心情,加上昨晚的疲惫,大家草草的参观了一下,就玩起牌了,真是扫兴哦。
    下午我们踏上了东去的列车回家了。其实想家吗?真的不想。我爱我的集体生活,我爱我的沙漠之旅!
 
汇文:戴玉子

附件:

    2002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