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512.net

www.512.net
联系我们

2004

参加“北方生态系统科研实践活动”总结

时间:2006-05-23来源:youthclub作者:youthclub

许琛           清华附中

  7月12日,我和同学校的余庆陶、候旬随“北京市www.512.net俱乐部”来到内蒙古多伦县的“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内蒙古草原生态实验示范研究站”,在导师的带领下开始了为期一周的科研实践活动。

  1、从北京到多伦
多伦县上内蒙古自治区距北京最近的县,但路程却很远。我们要经过昌平、张家口、张北、太仆寺旗、正蓝旗,最终到达多伦。
  从北京到张家口的路很好,全部上高速公路(八达岭高速、京张高速)。在昌平境内有一处长20km的“关沟”。陈佐忠教授告诉我们这儿很适合发展旅游,因为有“七十二景”。同时这儿是燕山与太行山的分界线,车窗外山峦迭起,又因为刚下过雨,真有人间仙境的感觉。东面燕山陡峭,植被茂密;西面太行山平缓,草木稀疏。两山相连却有如此大的差别,我想大概是由于两山岩质不同的缘故:燕山多为火成岩,上火山喷发时形成的,矿物质丰富,适宜植物生长;太行山多为沉积岩,矿物质少,所以植物少。
  出了张家口的路就很不好走,原因之一是经过的县都很穷,人生活都困难,没钱修路。每经过一个县都会看到杂乱的房屋和飞扬的尘土,令我感到很不舒服。路边的树木渐渐少了,可以看到裸露的黄沙和突兀的岩层,这是农民开垦草原的结果。车一过就会带起很多沙尘。好在出了张北,路两边就是草原和人工林了。“禁牧”的效果很好,草地得以恢复,几乎没有被破坏过的样子。雨过后的天空中飘着许多形态各异的云,景色很美。偶尔可以看见一群吃草的牛。我本以为“禁牧”是禁止一切放牧行为,但看来对破坏性小的牛来说,短时间放牧没问题。
  途中加了两次油,在车上度过九小时后,我们于16:30到达水务宾馆(我们在多伦的住处)。

  2、关于多伦
  多伦县位于北京正北方面积为3773km2,人口10.47万。多伦县地处低山丘陵区,北接内蒙古高原,南邻燕山山地,海拔在1150m~1800m之间,属于半干旱向半湿润过度的大陆性气候。年平均气温为0℃,年降水量350mm。多伦民族丰富,有汉族、满族、回族、蒙古族、藏族、朝鲜族和达斡尔族。由于属于农牧交错区,多伦的农民一边放牧,一边种田。但实施“禁牧”后,牲口一般只能舍饲(圈养)。
  位于浑善达克沙地南缘的多伦县几年前沙化严重,有三条大沙带贯穿其中,分别为1号沙带、2号沙带和3号沙带,由南向北依次排列,总面积达1400km2。近几年在草原站工作人员的治理下1号沙带植被覆盖率已达70%,并建立起一座沙地植物园。2、3号沙地正在恢复和治理中。
  多伦历史悠久,早在元朝的时候就被定为“上都”,是内地与蒙古地区的交通要冲,商业繁荣。清朝时,康熙统一了内外蒙古,在多伦会聚内外蒙古贵族,并兴建了汇宗寺,将章嘉活佛(蒙古地区的教主)搬入寺内居住。后来多伦人口激增,大片草原被开垦为耕田,大面积放牧也毁坏草场,最终沙子得人们离开。多伦就被人们淡忘了。

  3、我们的工作
  7月14日那天,我们去采样,目的地是3号沙带,路途十分遥远,而且坑洼不平。一路上看到许多大沙坑,像草原上的一块块疤,很不美观。导师介绍说:那是由于地表植物被人或牲畜损毁,地面上毁形成一块块沙斑。再经风力作用——风把表层沙子“挖”出来。用于草原上风大,坑就越挖越深,越挖越大,最终形成了极大的“沙蚀坑”。
  到目的地后,李鑫导师带我们参观了闻所未闻的生物沙障——将治沙先锋植物种成网格状(6m×6m),再在网格中种上其它之撒谎植物(也成网状,2m×2m)。这种生物网格遍布多伦县北部的流动沙丘。我们要做的,就是在沙蚀坑内和沙蚀坑外的生物网格中,选择长50cm的样带,对样带中的植物种类、株高和质量(地上部分干重)进行统计测量。干重无法当场测量,需要采集后带回站内,烘干,再用精确至0.01g的电子称称量。通过对这些数据的分析,可以判断植物的长势、优势种等情况,为下一步治沙工作确定方向。
  听起来这些活很简单,几乎部费劲,但对我们这些从未接触国植物采集的人来说可不简单:蹲在沙地上测量、采集(用剪刀将植物齐地面剪下),用报纸包好后立即跑去寻找下一个样带;从沙蚀肯个内跑到坑外,从一个坑跑到另一个坑。沙地松软,走路、跑跳时用的劲一部分被沙地吸收,脚蹬不实,很累。网格中一些黄柳和沙蒿十分高大,那粗壮的茎部任你怎样用力剪都不断;不少冰草和沙打旺小得几乎看不见,有时一剪就碎了,很麻烦;还有些部同种得植物长在一起,一剪就全掉落了,还得把它们分开,真是手忙脚乱。而用报纸包植物我们根本不会,导师手把手地教了才勉强包得上。但包得又慢又不美观;最后还要地上帮忙。蹲久了猛一站起来会觉得天旋地转。但不能休息,提起家伙去选下一条样带。久这样整干了5个小时,才将就着干完。可我们不叫苦,一想到他们整日地这样工作,时间比我们长,强度比我们大,却长年累月不辞辛苦,我们就从心里佩服。出这点力没什么。
  第二天的活动比较轻松,是去采访“生态移民”后的牧民。这些任曾经都在山上放羊;禁牧后政府为他们出资盖房子,帮他们贷款买奶牛,让他们过更安稳的生活。这一切在我采访前听起来是那么美好。我满以为这些居民会过上比从前放牧时更富足、更方便的生活(比如他们曾经没有任何家电,而现在有了)。但实际访问后,我彻底改变了想法。
  首先他们要为自己的房子付5000元,并贷款买8000~10000元/头的奶牛(据说是澳洲奶牛的品种)。一头奶牛一天要吃40斤草,20斤饲料。10斤草为1. 5元,10斤饲料为10元,因此一头奶牛一天平均消耗25元。一头奶牛的正常产奶量是60斤~80斤,但农民手中的奶牛高峰期只产30斤~40斤/天,平时一天只产10多斤。由于奶少,刚出生的牛犊甚至饿死。无疑这么贵的奶牛是劣种。奶站从农民手中收奶的价格为0.75元/斤;一算就知道农民每天都在亏本。亏本的农民还不起贷款,这时政府就让他们卖牛;而10000元买的牛只能卖6000元。贷给农民的款本来应该来自农业银行,因为利率低;谁想却被暗中操作为工商银行的贷款(利率高)。政府许诺送给农民的400斤饲料也迟迟不肯兑现;能站收奶后并不给农民钱,只写张字条,每月兑换一次。这更是火上浇油,因为奶厂可以因此拖欠款。我们访问时,奶站已经四个月没给农民钱了。
  生活方面农民的支出也大:电费40元/月,水费15元/月,到冬

附件:

    2004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