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512.net

www.512.net
联系我们

2004

科学治沙 因地制宜

时间:2006-05-23来源:youthclub作者:youthclub

北京四中   姜小舟

  现今,北京的沙尘暴仍旧肆虐,而沙尘暴的主要源头——多伦的情况还不容乐观。到2000年为止,全县风蚀水蚀的面积为3365平方公里,占全县总面积的89.2%。据1998测得的全县沙地面积,已达1400平方公里,占全县总面积的37%。目前,该沙源正以每年143平方公里的速度吞噬着土地,并且,近七年来,流沙面积增加了93.3%。怪不得多伦县政府提出了“治多伦一片沙地,还北京一片蓝天”的口号。
  谈起治沙,我们最先想到的就是种防护林,可是在讲究科学的今天,我们不应该再像以前那样盲目地种防护林,而应该用科学的方法花最少的钱,获得最大的效益,也就是说,治沙不能只依靠种植防护林这一单一路线了。
而多伦现在的治沙的口号是退耕还林,退耕还林的思路是正确的,但种植防护林这种方法真的适合多伦的生态环境么?下面,我们就来分析一下。
  多伦的浑善达克沙地地处温带半干旱区,属温带大陆性气候,其特征是寒冷,风大,少雨,干旱;年平均气温在0—3℃,年温差和日温差较大,有利于干物质的形成和积累;有较丰富的热量和光照,但因受东南季风的影响,降水量自东南向西北递减,东南部降水量为350~400mm,西北部为100~200mm,年蒸发量为2000~2700;干燥度1.2~2。光、热、水桶起,配合尚佳。这样的环境对于天然牧草的生长提供了有利的自然条件,但对于需水量较大的防护林则不适宜。并且,当地的自然环境告诉我们:浑善达克沙地是榆树疏林草原。需水量较少的榆树尚且不能大量密集存活,更何况我们大面积种植的杨树呢?无疑我们大面积种植杨树是违背自然规律的。实际情况也同样说明了这一点。在公路两旁,我们可以看见貌似鸡毛掸子的杨树,“橘生淮南为橘,生淮北则为枳”跟这个是一个道理,所以在浑善达克地区这种自然环境下,靠种植防护林治沙是不可能成功的。
  所以目前多伦治沙的情况就是每年投入大量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种植防护林,维护防护林,可到头来,防护林还向鸡毛掸子一样,没有了在北京时杨树的那种气势,并且还伴随着大面积的死亡。那怎样才能科学治沙呢?我们先从浑善达克日益逼近北京的原因着手分析。
  其实其根本原因,是过度放牧导致的草场退化。
  首先,浑善达克地处农牧交错带,生态基础十分脆弱。一旦彻底破坏,就很难再恢复原貌。
  其次,由于近几年来,该地区人口的不断增加,牲畜的不断增多,导致大面积的草场退化。虽然近年来国家实行了圈地放牧,但在多伦考察时却发现,过度放牧地区七月份的夏季公共牧场已经大面积退化。其中,草的高度不足十厘米,部分地区裸露出沙地,并且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很多流动沙丘,有流动沙丘的地方许多榆树已经枯死。由于草已经不够吃,许多山羊已经爬到榆树上肯是榆树叶,相信这也是导致榆树死亡的一个原因。由于榆树的死亡,致使流动沙丘移动的速度加快,最终导致草场退化的速度加快。我做了一个调查,发现公共牧场的榆树苗数量虽然跟不放牧的地区差不多,但公共牧场很难见到一年以上的苗。分析其中原因,主要是由于牲畜没有足够的草,所以不得不啃食榆树苗充饥。由此看来,现今少有壮年、幼年榆树苗这一怪现象不难解释。
  最后,由于利益的驱使,现在牧民养的山羊越来越多。山羊与牛和绵羊不同的是,山羊是一种吃草时连同草根一起吞吃的动物。现今,澳大利亚等国家由于其吞食草根,导致草场不容易恢复,已经开始减少养殖山羊的数量。虽然多伦县已经提出很多政策鼓励牧民养牛,但现今的山羊数量仍不容乐观。
  既然找到了其根本原因,我们不妨从其根本着手——封闭草场,在该草场内禁止放牧。
  现今,中科院植物所的专家们采用封闭草场的方法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在到达封闭四年的草场内部后我发现,这里的草已经有一米多高,并且冷蒿这种草场退化的标志草已经很难发现,取而代之的是许多禾本科的牲畜爱吃的草和其他不同的植物,真正体现了草原的植物多样性。而以前的流动沙丘也大部分被固定住。并且在第四个年头上,牧民就可以收获大量的草去买了。
  但草场封闭后一段时间内牧民的放牧便成了一大问题。由于牧民的唯一收入就是牲畜,所以封闭草场无疑是让牧民没有生活来源。根据这个问题,现在试验地已经采用以地养地的方法。具体做法是:把牧民相对集中起来,用少量的地合理密植玉米,并实行田间管理,待长到一米多时收获,把玉米秆切成段,用埋在土里的方法使其发酵,这样,冬天时就可以用发酵的玉米秆进行圈养牲畜了。并且,把牧民集中起来也使他们更容易就医和接受教育。我认为还可以实行国家拨款的政策,国家可以小部分慢慢进行治理,这样,在封闭期间,只要把每年种林、护林的钱花在给围场内的牧民补偿就够了,等恢复后,再进行合理科学的开发。
  当然,现今飞播的方法也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,但问题在于,在大部分地区,草原的种库并没有枯竭,我们何不让大自然发挥它自己的潜能去治沙呢?不过,对于已经很难自然恢复的地区的治理,飞播和网格固沙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  当草场恢复后,我们不能完全不去开发。这不仅因为经济利益,还因为草场如果长时间没有利用,干枯的草就会覆盖在地表,这样不仅影响来年的草生长,还会是火灾的隐患。所以,我们应该本着不能破坏自然的原则开发利用。
  我的开发建议有四:
  1.可以人工种植具有观赏性的花卉:如干枝梅、金莲花、并头黄芩等。十年以前的北京花卉市场上就有人从内蒙采来干枝梅出售,由于干枝梅的花型花色和自然干枝的特点非常适合做切花应用,所以直到今天,干枝梅还是花卉市场上的抢手货。另外,干枝梅单株高40cm左右,开花时淡粉红色的花朵挂满全株,株径可以达到30cm,又是自然干枝,是极好的长年盆景花卉。如就地取材进行组织培养的科学研究,攻破干枝梅大批量生产幼苗的技术,利用当地的自然条件大批量繁殖干枝梅。而且,由于多伦县有丰富的火山岩资源,如果就地应用这些火山岩,将火山岩经过简单的高温处理,制成质轻的花卉栽培材料,并且用它把干枝梅育成盆栽花卉,打入国内及国外的花卉市场。此外,金莲花、并头黄芩、蓝蓬蒿等具有相当特色的观赏价值的花卉和干枝梅一样,是多伦县可开发的宝贵资源。我相信只要科学投入,可以让多伦的浑善达克沙地成为新兴的花卉生产基地。
  2.可以作为药材的生产基地。在考察期间,我发现浑善达克沙地有许多草药,比如狼毒、列当、金莲花等。现今,随着国际对中医的承认,多伦可以成为药材生产加工基地,用当地的药材进行深加工,制成具有保健或治疗效果的中药,出口海外。
  3.可以建一个马场。由于当地具有广大的适宜马儿奔跑的草场和距北京较近的地理优势,我们可以圈地并养殖大量的蒙古矮马,经驯化后按照马的不同性格划分为快马的长途奔跑区、初学者的练习区、以及儿童的嬉戏区,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,组织训练当地牧民为游客提供最好的服务、最大的享受空间。并且,可以在马场附近搭建一些蒙古包,供想住下来的游客进行住宿,在夜晚还可以进行一些民俗风情表演和篝火晚会。相信那时候,这个马场一定成为北京人避暑休闲的好地方。
  4.可以建成一个旅游点。由于其稀榆树林和大面积的草场,伴有水泡子、沙丘这一地貌特征,一般人远远看去,颇像非洲草原。并且,我们可以再在一定的范围内圈养几群野马、野骆驼、野驴这些能够适应内蒙草原气候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建成中国的东非草原似的环境保护区,相信到那时一定会有许多来自全国,乃至全世界的游客来游玩,体验具有中国特色的草原自然风光。而且,具有植物多样性的浑善达克沙地也不失为一个人间仙境。相信那时,许多提到草原影视节目的外景地就不用远渡重洋去拍摄了。不过,这种旅游一定要注意生态保护,如果弄得到处都是人和垃圾,草场退化,就失去自然的美了,我们不妨效仿一下外国的生态保护旅游地,采用控制时间、人数、路线的方法进行管理,达到长期的效益。
  最后,我希望在北京再也看不到沙尘暴,让我们治多伦一片沙地,还北京一片蓝天!

附件:

    2004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